她的日記,洗鍊的記憶: Kathrin Stalder 紙個展《田園通信》

走下樓梯,15坪大小的展間,乾淨溫暖的黃光映照在一件件作品上,熟悉的日記、紙張、線與房屋造型群聚一起。策展人學寧與藝術家Kathrin也在,過去2年,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下半年多的時間,常把看藝術品當興趣的我,能親眼看見藝術家創作過程,實在難得。

2年前第一次拜訪台灣,Kathrin 在短短2月內就累積出個展作品,舉辦在台灣的第一個展《撿到一座城市》。她雖然非科班出身,常說自己在重視傳統藝術訓練的歐洲不易受重視,但不受媒介與藝術品定義的束縛,Kathrin 以直觀感受創作的作品,成為她與學院派藝術家最大的不同。她看人對事的視角就像小孩子一樣充滿好奇與探索精神,讓我發現自己對外在環境的好奇與敏感度其實很低,看事情常專注在「我」,反而忽略了「他/她/它」。

【人物誌】撿到一座城市,撿到友誼- KATHRIN STALDER

IMG_4973

今年已經是Kathirn第三次到台灣,這次在田園城市的展覽〈田園通信 Correspondence〉展的是Kathrin好幾年無間斷的日記。她像是一名編織者,將每天的記憶用一樣物品編織在那個已經消逝的日期上,物件的挑選成為她與其他人的連結,可能是一張照片、產品包裝、票卡,甚至是顆小石頭,但每一樣都有故事。「它在這裡,那是我跟他當時去嘉義….」「耶!之前跟他一起吃飯的照片」這是許多朋友來看展的驚呼,一段回憶被拉出來、被分享、被傳遞,更不用說這段回憶背後包裹的友誼以及連結。

「如果每一天只能挑選一樣東西,你會選什麼?」

這次展覽的策劃人學寧問在場所有人:「每天發生這麼多事,究竟哪些是我們珍視、非常想要記住的回憶?」大多數的人其實鮮少想到這個問題,但對這個問題的探索已經成為Kathrin 生活的一部份,「從他的創作中,我開始思考:什麼真正走到我們心中?」學寧以的分享直白的道出Kathrin作品的核心。日記留存的記憶是主體,她用紙張乘載、用針線黏合,縫紉機是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夥伴,白天撿拾記憶,夜晚就在散亂一桌的物品中,用縫紉機拼貼他的一天,小心翼翼地縫進日記中,一個日期接著另外一個日期,紀錄她在台灣這個地方與人相遇的過程。

除了一日日累積的記憶重量,Kathrin在創作媒介上也有變化,從最早先的紙張做為載體,將電影票、車票、小卡等物件作為收藏對象,集合在日記本中,但不使用現成的筆記本,她選擇以平常自行搜集的紙張製成,書籍、雜誌、影印紙、圖畫紙都可以,一本封面看來不起眼的日記本,打開常是讓人會心一笑的小物件,車縫線非常工整的滑過那些小東西,我的腦中浮現她坐在我家大餐桌前,戴著眼鏡蹙眉看著針線來回的模樣,仔細小心,對她來說,這都是與人連結的證明。

IMG_4948

作品《與自己通信 Correspond with myself》

逐漸的,她東挑西選留下的物件越來越多樣,從平面到立體交錯,一顆羽毛球、一隻橡膠鴨、一團毛線,甚至是一個小木頭玩具。這些東西集合起來可以感覺到Kathrin的生活樣貌,滿是溫暖、愉悅、多元、繽紛的氣息,甚至會驚訝眼前這個物品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像是淨灘撿到的浮球,在我們手中最後的下場往往是進垃圾桶,但來自山林環繞的瑞士,Kathrin 對海的想像模糊,這顆浮球填補了那片白淨但無生命力的沙灘,成了部分她對「海」的記憶,也包括在前往海的路上所遇見的朋友。

不只以日記本收納,對她來說記錄型態有無限可能,「實驗心」早融進她的創作歷程。上一年在日記封面上玩的透徹,下一年就轉換戰場打破收合的書,變成12個捲軸,每個月都是長長、紮實的回憶,一日接一日鋪滿。它們收起來是不起眼的紙捲,一攤開記憶嘩的流瀉出來,那些與朋友相處的過往歷歷在目。

IMG_4962

作品《包裹回憶 Wrap up memories》

去年,她更嘗試將原本就代表某段回憶的物品轉化為日記的載體。第一次到台灣時,Kathrin 認識了一位服裝設計師,設計師依據Kathirn 喜好的衣服樣式,自製一件禮物,是有圓點紋樣的圓裙,收到禮物的Kathrin 又驚又喜,像是收到聖誕禮物的小朋友,那陣子經常看到她穿這件洋裝亮相,每一次穿都像是在回憶這段友誼。

兩年後洋裝正式退役,她將衣物轉化為日記的載體,讓一整年的記憶都裝載在另外一份回憶上,讓這件作品格外有意義。365天的日記毫無遺漏的圍繞這件洋裝,羽毛球、紙碗、電影票根成了圓裙外圍的點綴,成為作品《洋裝的記憶 Memory Dress》。當一段美好回憶再乘載其他記憶時,人生的重量就算是肉眼也感受得到。

IMG_4945

作品《洋裝的記憶 Memory Dress》

Kathrin對每日挑選記憶的執著,讓我想起吳明益在《複眼人》再版時談到對實體書的感受

“明明只是一本書,它孤伶伶的。但隨著時間過去,它占據我們的生活空間,變成一堵牆、兩堵牆、一個房間,有的時候我們在玄關穿鞋,就那樣一眼瞥見少年時留到現在的一本書,在書架的最底層,或最高的地方。它就在那裡,不在檔案夾裡。

「她的藝術表現、獨具個人風格的美感。即使藝術家不在場,我們卻能感到她的存在、她的痕跡;她對生活的渴望、對種種細節的留戀。展場裡充滿一個個生活物件,像是給觀者的溫柔提醒,讓我們憶起生活是由哪些事物組成,我們記得了什麼,遺忘了誰?」對Kathrin的作品,這是學寧細膩且溫柔的描述。

收藏記憶的方式有很多種,有些人用照片、有些人用文字、有些人選擇深映腦中,而Kathirn要求自己用一件物品讓回憶一直在身邊,讓經驗與擁有互相輝映。

IMG_4952

與澳洲藝術家Seamus Hughes的聯合作品,向彼此都喜愛的藝術家Joseph Beuys致敬。《與藝術家通信 Correspond with artists 》

IMG_4957

家的意像無所不在,在作品《風琴書 Leporello》也可以找到蹤影。

一張紙條的詢問,促成了一段十年的友誼,Kathrin 將與朋友的日常書信蒐羅在一起,成了作品《與朋友通信 Correspond with Friends》,每一張明信片、每一筆畫都是分享與獲得的證明。

IMG_4958

邀請大家一起將看展後的感受拼貼在一張之上,試著用Kathrin的角度看世界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