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忘過去,但並不代表一切未曾發生

even-forget-everything-it-still-happened

「有些問題可以問的漂亮,但你敢誠實回答嗎?」- 《Q & A》

看了兩次〈Q & A〉,默默地發覺戲中許多橋段處理得很細膩。這或許是先看 《Q & A》二部曲的好處。雖然編劇曾經表示連著看比較好。但對我來說,追求的不是劇情的連貫性,而是細細咀嚼劇中人物進退兩難時,那股難以形容的情緒,因為就好像看著自己某些時刻的樣子,而且是如鏡子映照般的誠實。如果說二部曲談的是修補過去,那首部曲就是誠實追尋。

細膩的隱喻:追尋與假裝
劉憶失憶,再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,就好像是小孩重新理解人類社會運作的過程,關英連抱著劉憶說「現在的你,好安詳、好平靜,媽媽好害怕喔。」又訴說著我們看到最無害無為的自己時,低頭屈服的樣子。找尋記憶的過程之中,每一個人都搶著要劉憶相信他的版本的記憶,個個說是真的,但最後都是一個個謊言堆疊而成的虛幻,沒有人真的在乎他找回「真實」記憶,只在乎他擁有他們喜歡的記憶。

我們總追尋自己所沒有的東西,因為它們在腦中只是個扁平的意象,就像劉憶追尋他的過往,卻沒有想到真實的記憶,是過去的他多想要忘掉的。當記憶全都一片片找回時,劉憶享受追尋的美好,但同時也受過去而苦。就像是每一件事情的得與失,都必須給予相對應的精力承受,但這些負擔,我們在擁有之前不曾設想。而追尋不到的,我們就開始想像,並為他畫上美美的妝容,好像過去可以假裝的很完美。

過去不可能假裝,事件的發生就像石刻一樣,在於與人之間的關係上劃下難以磨滅的痕跡,再怎麼樣也假裝不來。這或許就是首部曲裡面最想表達的重點,我們都希望不開心、不愉快的事情與關係可以重來,但這卻是不可逆的結果,你只能用謊言包裝。一旦假裝不下去之時,也是大火焚毀一切的開始,那痛徹心扉的背叛,會讓你無法再面對一切而離去。但世界這麼小,又能離開到哪?

似曾相似的情境,「關係」建構人
這樣的兩難存在於每一個人的某些時刻,或大或小,我們都經歷過。這幾次看蔡柏璋的戲,總在劇情輪轉的過程中,被他戳中人性最柔軟也最脆弱的部分,沒有豐富的人生經歷,以及細膩的觀察感受力所能體會,甚至提煉成擊中觀眾心裡的人生歷練。

「遺憾,會帶領你走向未曾想過的地方。」-《re/turn》

我們喜歡快樂的感覺,卻也會發現快樂的樣貌記不太住,反而內心最深處的遺憾、後悔怎麼都揮之不去。《re/turn》、《Q & A》首部二部曲將抽象的情緒感受具體化,描繪了我們怎麼不面對,怎麼的隱藏不堪,又如何產生遺憾,想要忘卻又捨不得的人性矛盾。劇中人物的牽連交織,讓人體會到一件事,如果只有「一個人」,怎麼也複雜不起來。但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相遇產生關聯,每一句話、每一個動作,都構成彼此的回憶,也開始了不可逆的刮痕。這一道道刮痕定義關係,這些關係也建構「一個人」的樣貌。

這樣的表顯手法,在蔡柏璋的戲劇中,是很重要的概念,因為這樣,每個劇中人物都不只是個角色,而是活生生的人,他們的手足無措、感傷、快樂、矛盾,都不只是因為場景需要而生的表現,是在真實世界也會有的因果連結,這因果凸顯著角色的個性,真實呈現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思考方式、心態與個性。

劇中人物不再只是一個角色,他們成為你的生活、你的個性的映照,在某方面,你好像站在舞台上一起笑一起流淚,他們的真實證明你也真實存在這個世界。這或許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蔡柏璋劇作的原因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